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教育 > >正文

永不消失的梦溪镇!

永不消失的梦溪镇!(文/田野)
 
  今年“五一节”假期,抽空回了趟梦溪老家。这天,天气晴朗,和风舒畅,闲暇之余,近地观光游玩之意徒然而生。于是,骑一辆轻便电动车,漫不经心,悠然自得地沿乡村公路绕了过大圆圈。一路走马观花,孤芳自赏,旧地重游,再次饱览一遍家乡的山水人文和田园风光。
 
  早就有意写一点故乡少年时的回忆!今己离开家乡多年,一年中除节假日和过年回乡几次外,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城里。每当夜晚入睡,不知不觉,梦中灵魂便悄然地飘到了故乡。一觉醒来,追忆梦境,还是昔日的那些乡里乡亲,乡音乡俗和乡情……!
 
  远在异地他乡,常年蜗居城里。城市的喧嚣繁荣、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生活,的确让人眼花缭乱,痴迷陶醉!但只要回到家乡,漫步田间小路,只身山水之间,轻吸荷塘莲香,又倍感一种异常地安祥与静谧,一种与大自然亲近融合的超强感受!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他乡虽有美黄金,不及故乡水土情”“未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的真切感受吧!
 
  澧县梦溪镇,位于湖南省北部紧邻湘鄂边地带,地理位置西邻雷公塔;北靠双龙、复兴厂;东近永丰梅家港;南临涔河流域及北民湖。地形北高南低,东西狭长,从地图上看很象一只“葫芦”型,拥有面积130平方千米,现有人口5.5万。这里,有高山丘陵、平原湖泊、沟渠河流。有洈水灌渠、赵家峪水库;有象卧龙般蜿蜒流动的夹河;有207高速国道横跨中心腹地;有永不沽竭的南主渠和宋鲁湖。有“二大镇水门神”:一是沅家港电力排灌站;二是牛皮堰电力排灌站。还有各网状般大小不同的沟渠及鱼塘,纵横交错,相互连结。这三条水陆组成的大动脉,从头到尾贯穿整个梦溪镇,确保了全镇防汛抗旱多管齐下,旱涝保收,相得益彰。
 
  古老的梦溪历来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素有“洞庭鱼米,湘北粮仓”之美誉!小时候,就常听年长的老人讲起:“东边有座黄山头,西边有个梦溪寺”的童趣佳话……!
 
  梦溪镇山青水秀,人杰地灵,文化底蕴丰厚,历史渊源流长,文明古迹盛多。最著名的有八十垱遗址、梦溪寺、三元宫、樊家铺、寨子山、肖河桥、顺林驿、大宗堰、小宗保、宋鲁湖、沅家港等。若要工笔描绘梦溪镇美丽的特写容貌,这里还得将镜头推近,并穿越历史的长河逐一展现。
 
  梦溪寺,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名字,相传始于宋代。古镇临靠涔河流域中上游,其水陆交通方便,全赖天然的深水码头而闻名。
 
  码头紧邻楚江桥,据考证,楚江桥始建于元明时期。桥墩层层叠起,全是青黑色花岗石垒砌而成,其匠心独具,工艺精卓。桥为东西走向,长约42米,宽约4米。设计也很有特点;中间一个大弧环,两端各一小弧环,三个大拱环浑然一体,卧跨涔河两岸。桥头两端,各立有一对青石岩圆雕石狮,其造型张牙咧嘴,栩栩如生,威武雄壮。桥身及栏栅也全是青石材质镶嵌而成,栏栅石板上刻有依稀可辨的各式花纹及浮雕。桥左侧不远处,有一条全用青石岩铺砌而成的码头台阶,既长又宽。看级级台阶象云中天梯,从上往下延伸至河面。这里,就是古老而有名的-----梦溪大码头!
 
  沿码头台阶步步往下,尽处伸手可及涔河水,只见河水清澈见底,透明如镜。过去,人们大多在这里取水、洗衣、钓鱼、游泳等。站在水码头,举头仰望楚江桥,看那桥身极其多姿,美丽壮观,俨然一座天降人间的“彩虹之桥”。河面下,四墩高大的岩石立柱坚实厚壮,将整座石桥擎天托举,看上去大桥三拱连环相接,弧形线条优雅,跨度气势雄伟,型体一气呵成。若是初来咋到,还以为来到了“赵洲桥”!每天,桥上商贾云集,行人熙攘;桥下鱼翔浅底,碧波清流。各种鱼帆,货船,往返忙碌,其物阜民丰,好不热闹!
 
  过了桥往西,翻越河堤便是澧县五中。那时去五中上学,先到梦溪镇再跨越楚江桥是条唯一的必径之路。迄今,可惜这座古老而神圣的石桥己不复存在,淹没在经济浪淘的时光隧洞里,实乃叹之惜之矣!
 
  桥头往东拐过弯便是梦溪古镇,镇子沿河堤而建,弯弯曲曲象一字长龙,街道不宽全是青石岩铺成,两边商店林立,物华天宝。大小商行、篾器、铁器、布匹、服装、粮油、钱庄应有尽有。记得在小时候,镇上最有名的还是属供销大楼和楚江酒楼。
 
  楚江酒楼面朝涔河,登上酒楼,既可开怀畅饮几盅,又可居高临下眺望涔河两岸及远方美景。只见涔水平缓静谧,清波细流,河面上商船游弋,鱼帆点点。梦溪寺天然深水码头的优势,引来各地富商小贩云集,看上去就是一幅上美的《清明上河图》。
 
  在小时候的记忆里,梦溪寺还有“二大”诱人的特色;一是茶馆多,二是油脂香。一个小集镇约有十多家不同大小的茶馆。茶馆里有谈古论今的、有说书唱戏的、有打澧州大鼓的,家家都是满场,天天依旧如此。茶馆内都备有商店、小吃、酒菜、面食等样样齐全,生意甚是火爆。品茶听书的客人除老镇原居民外,大多是从乡下专程而来的老者,还有从其它乡镇远道而来的茶客。一遇农闲时节,品茶听书的老人们,牵孙带子,成群结队,络绎不绝,欢快惬意!
 
  梦溪榨油厂,依河堤而建,紧靠驼背堰。那时作坊极其简陋,几间青砖平顶瓦房,虽有点破旧不雅,但都堆满了颗粒归仓的油菜籽。机械还是老木制榨油机,工人们都赤膊上阵,满面油垢,用一口偌大的老天锅将菜籽来回翻炒,熟透后再用碾磨开片,然后打扎装机,人力槌撞入榨。于是,滚烫的油脂象流水般往外溢出,源源不断,清香扑鼻,芬芳馋人。那时节,只要一踏进梦溪寺地盘,人还未进镇子,老远就飘来了榨油的馨香味。此情此景,真可谓:
 
  梦溪油榨十里香,
 
  驼背堰堤见牛羊,
 
  入镇定闻书鼓起,
 
  楚江楼上饮醉畅!
 
  寨子山,是梦溪镇最高主峰山脉,风水学上称之“少祖山”。山势面南背北,从西往东,绵延起伏,生龙活虎。一路开帐过峡,发脉延伸。山势大多挺拔秀丽,生气磅礴,而形成笔架山,风水上称之“文笔峰”,主出文人才子。又地形格局面朝涔河,北高南低,依山傍水。看山势一路从盐井、宜万发脉,途径雷公塔、樊家铺、八根,肖河、高新、澧阳、在顺林驿稍息过峡,尔后逐渐向小宗保、大宗堰、至宋鲁湖边缘落脉而止。其中,有多处山势在行走中,遇水则变,沾唇吐舌,形成弧砂,多地藏有宝盆结穴。其后背靠山高耸,明堂开阔一望无际,低处水流尽收入盆,合并汇入涔河;涔河水潺潺东流而又汇入澧水,最后,涔水澧水,多水共融,一起流归洞庭。
 
  梦溪镇有如此完美的风水吉地,此地必然人才辈出!
 
  的确不假,梦溪镇最著名的几大才子,就出生在这青松翠岭的美丽山谷之中。有《潇湘晨报》创始人及总裁――龚曙光先生;文化部海外文化建设管理部主任――白国庆先生;湖南省教育厅招生委员会主任――刘国清先生;中国书画院著名国画家――陈宇林先生等。这些名人志土个个才华横溢,人人都是当今社会的皎皎才子!还有我县家喻户晓,妇乳皆知的企业名人,曾经“浏阳河酒业集团公司”老总――彭潮先生,同样也出生在这山水相连的宋鲁湖边。另外,还有我地在各级政府机构任职的行政官员,海外留学生等等。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寨子山下往西不远,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村集,名曰:肖河桥。在小时的记忆里,肖河桥小街只有几十户人家,房子大多是木柱板壁房,只有供销合作社才是青砖黑瓦,且每间屋顶之间都砌有高大的青白色防火墙,带有浓厚的祠堂古朴风格。肖河桥因一座不大的石桥而得名,石桥建在梦溪夹河的上游,最上游就是赵家峪水库,水库居高临下,面积博大,储水量丰富。一遇大旱之年,立马开闸放水,水流顺夹河而下,足可缓解平原田区的生产旱情。今天,赵家峪水库,己成为梦溪镇居民饮用水唯一水源,保障了全镇几万人的生活用水。
 
  寨子山往东沿环山公路行走十多里,就是顺林驿。据说,顺林驿在明清时期,非常繁华,这里是个有名的驿站,也是一个商业贸易中转站。因这里地处湘鄂边不远,南来北往的商客,响马,邮什都云集在这里,买卖交易,屯集货物,然后,转途其它各地。而今的顺林驿,交通更加方便,一遇赶集之日,更是人山人海,各种生活用品应有尽有,购物十分便利。有菜市,商店,百货,五金,生资,日杂。农民自产自销的土特产品,在这里是绝对纯真的,乡村小集市上没有假货,可买到在城里无法买到的生活宝贝,既绿色,又环保。
 
  我一路行车,慢行走过三元宫,来到了八十垱遗址,这里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的地域。谁曾想到?眼前脚踏的这片土地,经历史的变迁与苍桑,曾深埋着八千多年最古老的故事。远古稻种的发源,农耕文化的始祖,就孕育在这里……!
 
  八十垱遗址的修复也很有特色,房子全是复古青砖黑瓦,周边所有建筑都带有浓厚的古典造型。牌坊设计,源于我县著名古建筑设计专家――胡立新先生之手笔,其设计新颖,匠心独到。两根高低有别的大立柱面朝南主渠,并呈“井”字造型。据说尺寸规格都隐藏有相应的数字密码,整座牌坊看上去线条简明,气度恢宏,古朴厚重。牌坊上“八十垱遗址”五个木刻大字端正严肃,阳光照映,熠熠生辉!
 
  在遗址周边有很多大小不同的堰塘,岸边全是青青绿绿的垂柳。堰塘里有野草、荷莲、浮萍、青蛙、水鸟,好一派祥和景象。又见有许多农民正在田间辛勤劳作,有的在机械犁田,有的在播洒谷种。我想:这里若是配上过去传统牛耕文化,插秧采用手工分插,是否与古代农耕文化更能接近自然与吻合?
 
  于是,小时候记忆油然而生,插秧时的情景一幕幕浮现眼前……
 
  同样是这个初夏季节,同样是这些泥土农田,可不同的只是时间与时空。记得,那是一个轻风拂柳,细雨绵绵的春末,哪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晌午,雨过天晴,阳光普照,一望无际的田野象地毯,都铺满绿茵茵的紫云英(红花草),草上都嵌满紫红色的花儿。田间里金黄色的油菜花,伴随北民湖飘来的阵阵凉风,点头摇曳,花粉散发在潮湿的空气里,馨香四溢。各种桃花,李花,蒲公英花,还有路边的小草野花,将组成一个鲜花一蔟,色彩绚烂的缤纷世界,引来群蜜“嗡嗡”围观,竞相采嗤。小蜜蜂们的繁忙,也是那时人们春耕生产的繁忙。
 
  那个时候,在广阔的农村,最美的亮点莫过于春插队伍。人们都头戴草帽,卷着裤衩,光着赤脚,一队队,一排排,有说有笑,争先恐后。看年轻姑娘们插秧时的快手,左手分秧,右手栽苗,速度宛如缝纫机针般“咚咚”不停,又恰似织梭机秒速来回,让你目不暇接,叹为观止。于是乎,一片片混浊的泥水田,瞬间就披上了一层嫩绿的容装!
 
  不知不觉,我己来到了涔河堤边,这里,在从前曾有个地名叫“沅家港”。河边大堤上还有所供销合作商店,小时候,我家里母鸡产的几个土鸡蛋,在泥田里捕捉的几条黄鳝,都会拿到这个商店去换点小钱,顺便买点煤油、牙膏、肥皂之类的日用品带回家。
 
  而今,供销合作社沅家港店早己销声匿迹,只剩遗址残渣,断壁碎瓦,遍地杂草丛生,一片荒凉。不远处,河堤下,有座较为陈旧的水泥建筑屋,着落在内堤脚下的排水渠上,墙是灰白色的,另有一座似“金字塔”状的储水池,高大屹立在河堤边,看上去虽有些苍老,但的确很壮观!这就是――“澧县梦溪镇沅家港电力排灌站”。
 
  我于是又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便立刻向电排那边走了过去。走近电排,在墙壁上、在草丛中、我试图寻找?寻找昔日那个美丽动人的“符号”?寻找昔日那一串串深埋在草丛里的足迹?昔日的那个符号就是“驻村工作组”的符号!那些足迹就是“社员群众和肖同志的足迹”!
 
  记得那是1978年,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初年,那时我还在中学念书。“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正处于过渡阶段,还未全面实施。不过,全国有的地区己开始试行“互助组”的形式组合生产。那时,我县农村普遍都进驻有“包队工作组”干部,旨在扎根农村,统筹规划,集体协调,指导生产。
 
  肖超全同志就是其中一位驻基层工作组干部,扎根在梦溪镇永祥村第九组,当地群众都称之他为――肖同志。那时的工作组干部,驻扎在农户家里,常年都与人民群众一道,同吃、同住、同劳动,农家吃什么他就得吃什么?衣服被子自己洗,吃了饭还得交伙食费。并且还要懂农活,开会安排,身体力行,带头出工。
 
  记得,那时肖同志住在农户李大妈家里,李大妈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宽裕,生活非常艰苦。肖同志那时年龄三十多岁,身强体壮,年富力强,脸型方正,说话声如洪钟。住在李大妈家里,他就象住在自己家里一样,从不挑剔嫌弃伙食太差,李大妈也从没拿肖同志当外人,就象对待自己亲兄弟一样。每当肖同志下田干活去了,或者在村上开会,吃饭时见他未回,一家人都绝对等着他。李大妈看他忙得非常劳累,总感有些心疼,就趁肖同志不在,便偷偷地替他把衣服洗好,到了傍晚,又整齐地叠放到肖同志的床边。
 
  肖同志调到永祥村九组总共驻扎了三个年头,至1978年也是肖同志来九组的第二年,这年也是我县历史上罕见的大旱之年。本来常年都水源充沛的水乡之村,那时却遭受着严峻的历史考验!何况在其它山区高地,长时间久旱无雨,而导致很多地方居民连饮水都出现了困难。
 
  记得那时正值农村“双抢”季节,白天高温酷暑,骄阳似火,夜晚风静窒息,炙热难眠。久旱无雨的天,将庄稼和树木烘烤得枯萎憔黄,无精打采。整天在田间里劳作的人们稍不小心,随时都可能会有人发生中暑的状况,或身体素质差的人,因重度中暑而亡的在当时己有多例。
 
  水乡所有能蓄水的堰塘,河流早己干涸。农业生产用水面临空前困难,若不采取抗旱措施,抢插生产将半途而废,农田无水耕作,己插禾苗亦无法存活。面临罕见旱情,肖同志比大家更焦虑,每天都抽空去村部或上镇政府,与上级领导汇报情况,商量对策。
 
  对策终于有了:引涔河水倒灌湖区,从而达到缓解旱情的目的。
 
  肖超全同志身先士卒,亲自挂帅,挑选了我组最精悍强壮的年轻劳动力十多人,组成开闸引水突击队,匆匆一行来到了沅家港涔河堤岸。这时,梦溪水电站工作人员早己奉上级指示将电排站河闸打开,可惜外河引入内湖的水量太有限,水流缓慢,遥不可及,只能望梅止渴。
 
  什么原因?肖同志一行通过仔细排查,分析,遂得出结论;极可能是水底河闸门前有碍障物阻塞,那就是早年防汛时沉埋下去的麻布土袋,阻挡了闸门,导致河水无法顺利反流闸道。问题是找到了,但没有专业潜水员下潜来排除障碍,怎么办?
 
  这时,潜水还得靠十多个年轻突击队员。只见那些队员你望我,我看你,谁都没有胆量先跳下河去。河水下面冰凉透骨不说,若不小心,一旦被反流河水卷入闸口,挤进闸道,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肖同志知道大家心思是怎么想的,此时,用不着过多考虑,他拿起一根长长的竹槁,系一条绳子在腰间,转身对队员们说:“我先跳下去,你们牵着我腰上的这根绳子,我沿竹槁潜到闸底下先去看看?若十分钟后我没上来,你们就使劲拉动这根绳子”。“肖同志,还是咱们先下去,这个很危险,确实危险!”待队员们话音未完,肖同志“扑通”一声,己跳进河里。
 
  肖同志在河里游泳技术也挺不错的,到了闸门口的大约位置,只见他先将竹槁插入水底,然后见他沿竹槁潜下水去,岸上的队员一个个都两眼不眨地紧盯河面,心绑得如弦一样的紧,焦急地等着他浮上来。大约几分钟后,肖同志顺着竹槁浮了上来,岸上的队员此时松了口气,面色都带着几分喜悦!只见肖同志在河水里,用手势向岸上的队员示意,手势是从上往下,队员心领神会,这是肖同志示意他们也可跳下去的信号!
 
  队员们都相继跳下河去,谁知岸上炎热无比,水下冰凉清冷,如此大热天将形成强烈的温度反差。肖同志与大家一道,一个个轮番潜水下去搬移,又露出头來换气休息,慢慢地,将淤塞在闸门口的泥土袋全部拖走。大约二个多小时候后,堵塞在闸口门边的泥袋己全部清理干净。只见清澈的涔河水,源源不断地流灌永祥村湖区,缓解了那年的农作物旱情,稳定了当地粮食生产与人民的生活。
 
  那一夜,肖同志突然病了,高烧39度多,己近昏迷休克。李大妈及家人更是心急如焚,又无计可施,只有叫喊周边群众。不等天亮,九组群众就有一大群人围到了李大妈家里。于是,十多个社员群众,二话不说,便快送医院。用了一把竹睡椅作担架,急步行走十多里高低不平的路,十多个群众一起,将肖同志抬到了梦溪寺乡镇卫生院。通过医生及时抢救,肖同志终于苏醒了过来。
 
  时光流逝,事过境迁。昔日往事,虽事隔三十多年,如今想起,依然记忆犹新,沥沥在目。后来,肖同志己调回到城里,听说调到澧县兰江公园管理处工作。好在五年前,有天清晨,我在宏卫市场门口,一次偶然机会碰到过肖同志。那时,只见他比年轻时苍老了许多,头发也全部花白,不过说话声音还是那般洪亮。现今退休后的肖同志,生活依然很清贫,与他在交谈中,己略知他晚年生活的一些近况;闲时在家种点菜,自已吃不完的就挑到市场来卖点,顺便也可补帖一下家用。自从那次偶然与肖同志见了一面后,就再也没有碰到过他。
 
  “同志”!一个最美丽的符号与称谓!“肖同志”!一个非常动听而感人的名字!是阿!在那个年代,肖超全同志以一个最基层工作组干部的责任与担当,以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挚诚与情怀。毅然放弃城里的轻松安逸工作,告别与家人朝夕相伴的美满生活,扎根到一个陌生贫脊的乡村,与人民群众一道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最底层的工作锻炼,进驻到梦溪镇永祥村第九组。在这里,他一扎根就是三年,三年的艰苦岁月,三年的雪雨风霜,三年的人生磨励;他将自己年轻气盛的美好时光与一腔大爱无暇的情怀,浇洒浸润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他将自己一颗无私火热跳动的心,与劳动人民的那颗朴实纯真的心,永远交织融合在一起!于是,一起感知、连通、膊动、共鸣与升华!
 
  梦溪人不仅勤劳、纯朴,而且大多热情、豪爽!若你有意来梦溪做客或者游玩,建议选择夏末初秋这个季节。为何?因为这季节是梦溪水乡特产最为旺盛的季节,既可观赏荷莲,垂钓野鱼;又可品吃莲藕,菱角等。所以,特别是“水煮鸡头米”和“土鸡炖菱米”更是风味一绝,堪称美味中的上品!这些都是梦溪镇独有的稀贵特产。
 
  此时此刻,我己回到了原点,来到了宋鲁湖畔,我的老家也就在这离宋鲁湖不远的地方。这里,以前本属永祥村,后与莲湖村、渔业公司三方合并,而今改名――宋鲁湖村。站在宋鲁湖堤岸,遥望田家湖,尽显片片鱼塘,嫩绿的荷莲掀起层层碧浪。新河洲上,橘树成林,洲外全是一望无际的西瓜苗,有葡萄架,还有稻田。看来这“水乡鱼米村”的美誉并不是吹出来的。
 
  来到宋鲁湖,必上湖心岛,若不登上岛,枉来此一趟。一旦进入湖心岛,感觉又重现在西湖,此真乃天公再造,鬼斧神工!岛上湿地公园,植被繁多,美不胜收,又一出人间仙境!遂赋诗曰:
 
  眺望宋鲁湖面,
 
  碧水轻波点点。
 
  浩烟平面如镜,
 
  微风泛起漪涟。
 
  品形湖中三岛,
 
  宛如日月三潭。
 
  湖光清澈滢透,
 
  水天一色自然。
 
  岛上绿树成荫,
 
  遍地春花烂漫。
 
  林中花香鸟语,
 
  只身世外桃源。
 
  在岛上,荷塘边,我信手摘取一片荷叶,象小时候模样,口渴了,用荷叶苞水喝。于是我用荷叶,包了一盅宋鲁湖的水,饮之:甜!再饮:味淡,还是甜,差不多是俺小时候那个味!此刻,不禁让我想到,家乡其它地方的水,比如:夹河水,南主渠水,所有堰塘水,是否可象小时候那样?用荷叶包起来随意可喝可饮呢??这又让我想起习总书记教导我们的那句:“我们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至理名言!
 
  亲爱的梦溪老乡,朋友们!当您看到这篇家乡的文章,或许您现在早已功成名就,移居海外;或许您早己堆金积玉,腰缠亿万;或许您早己高官厚禄,身居庙堂;或许您正在东奔西走,为一日三餐而繁忙!不管怎样?请不要忘了:这里永远都是你的根!在这片深褐色的土地上,永远都会留下你那双“君出于民,民出于土”的深深足迹!
 
  让我们共同守护好梦溪家乡的那片小小的天空,让天永远是蓝色的;共同守护好家乡的每一座山,让山永远是青色的;共同守护好家乡的每一颗树,让树永远是绿色的;共同守护好家乡的每一条河,让河流永远是清滢透明可饮的……!这样,古老而富饶的梦溪镇不仅不会消失,而且永不消失!梦溪――美丽家乡的故事也必将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