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要闻 国内 国际 招聘 找房 找车 二手 网上民生 滨城摄友 拍客 视频 名人 网上数字报
美丽葫芦岛 体育 娱乐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装 县区新闻 收藏休闲 驴友 图片 名企 手机客户端
新闻热线:0429-3152208  3115493 美丽中国 千城联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旅驿站 > >正文

为荷而来!程家庄园的荷花开了

  杨梅谢了,来靖州品尝杨梅的同学们散了。当时,鄙人就发出过感慨:“同学们,下次聚会的由头是什么呢?期待又有新名堂,期待早日再聚首!”
 
  果然,有“行吟诗人”之誉的大学同学程兴国很快就在班群里吆喝开了:荷花开了,本周六(6月29日)我在程家庄园等你!还委托彭雅静同学组织报名。
 
  赏荷!嗬嗬,这显然是程同学为召集同学再聚首而找出的一个漂亮借口!
 
  靖州品梅,程兴国说好是要参加的,后来却因出差京城而放了吾等同学的“鸽子”。仅隔一周,这次他发起的程家庄园赏荷,我们夫妻要不要去呢?我表示没问题,夫人却犹豫不决,她担心的是行程太紧,连续两天长途驾驶1300余公里身体吃不消。因为7月1日上午是她主讲的专业课程的考试时间,她必须赶回广州主考。得知原委后,程兴国星期五清早特意给我家里的刘同学打来电话,说从程家庄园去广州的驾驶任务,由他安排他公司司机班的专业司机完成。我们被程同学的真挚和诚恳打动了,刘同学马上表态:情深意重,却之不恭,周六中午见!
 
  赏荷之前,先上一张我这个有些“另类”的大学同学微信头像吧,然后再去闲扯一下他的轶闻趣事。
 
  (同学李建林漫画之一)
 
  说其另类,缘于程兴国的与众不同。早在大学期间,我就看出端倪:这家伙名堂多,今后一定会整出很多令人瞠目的事情来!果然,他很快就搞出了班里若干个“第一”:第一个购买高档“海鸥”照相机,班里同学大学期间的青春倩影,大都出自这部相机;第一个购买日产SANYO盒式录音机,本人平生的首次录音——即兴小提琴演奏《快乐的女战士》,就出自该机;第一个为帮老师抢购煤球,和学校一牛高马大的职工在煤球厂发生争执及肢体冲突(后被定性为打人),而被系领导严厉批评;第一个在校级文艺晚会上表演男声独唱,这要归功于他经常置众怒而不顾,不分时段地坚持在男厕所内吊嗓子。大学毕业后,他又接连创出了一个又一个第一:第一个走到哪里便把诗歌朗诵会搬到哪里,于是成了诗歌界名气还不小的“行吟诗人”;第一个自己把高校教师铁饭碗砸烂而毅然下海,办了个文化产业类的公司,于是成了腰缠万贯的富豪,并获得湖湘第一“儒商”之美称;第一个在母校中文系设立“程兴国奖学金”,让众多品学兼优的寒门学子受益;第一个连哄带骗把《湖南作家》编辑部忽悠住,致使该刊2008年第12期变成了“程兴国诗歌专辑”;第一个操着浓重常德口音的“塑料”普通话和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一起在某地主持大型综艺晚会,于是将自己的身份又叠加了一个“大型综艺晚会主持人”的新标签……更要命的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歪才,使他的许多歪主意、鬼点子都转化成了上佳的广告策划和金钱,从而摇身一变成了国内外有一定影响力的广告策划大咖。仅举几例,你就明白这狗日的程同学有多鬼了。关于广告的内涵,他是这样解释的:真实的东西,艺术地告诉大家!对自己的激励,他就这么一句话:洞庭湖的杨柳,他妈的倒插着也长!至于他整蛊的有关烟酒的广告语,大都是画龙点睛的超短句子。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给相思鸟香烟写的那句广告语:再忙也有相思的时候!
 
  不多说了,接下来选发几张我随意翻拍的当年程兴国照的老相片吧!
 
  我想,没有程兴国,就没有同学们这些大学生活的珍贵留影。就这件事,全班同学都得好好谢谢他!
 
  下面这张有些发霉的老照片是程兴国同学在湘大舞台上激情演唱《拉网小调》时的情景。本人作为小提琴伴奏者之一,当时也是尽心尽力地去当好绿叶的角色。
 
  这就是程兴国不知用了什么鬼花招霸占的2008年第12期《湖南作家》。至今记得,2009年春节期间的一天,我们十几个同学带着孩子在长沙参加程同学的宴请,他给每个赴宴的同学及孩子发了这么本只刊发了他一个人诗歌的《湖南作家》,还再给每个在场的孩子的书里夹了一个千元大红包,并笑着幽了一默:现在这些小东西啊,光送书他们不得要,还要搭点钱他们才会要呢!可始料未及的是,有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在散席时,只把厚厚的红包拿走了,却把诗人引以为豪的诗歌专辑“遗忘”在小屁股坐过的餐椅上了!
 
  扯远了,回过头来再说说赏荷的正事吧!
 
  其实,程家庄园的事我早就听说了。所谓程家庄园,实乃程兴国前些年花巨资在常德老家打造的东文文化生态园,不为赚钱,专为吸引文人骚客艺术家和同学朋友创作、休闲、畅聊、聚会而置的幽静雅居,后来,不知何故,加挂了“北京电影学院影视创作基地”等牌子。我们班里已经有好些同学应程同学邀请到庄园里玩过了,有的还一去再去,流连忘返。
 
  因为约定的是6月29日赶到庄园吃午饭,而导航计算的靖州县城到庄园的最短距离(高速公路+国道省道)也有将近500公里,我和夫人当日清晨5时半就起床了。同学彭泽润教授是湖南师大文学院的博导,恰巧刚完成在怀化市的“应届高考学生如何填报高考志愿”指导工作,也有意参加本次聚会,我们便邀他同车前往。
 
  穿雨破雾,屡出险象,一路狂奔,我们却还是迟到了,但提前或准时赶到的同学和亲属以及部分校友一直等候在餐厅。大家互相敬酒后,有同学要我拉琴助兴,我便演奏了两首怀旧曲子。餐厅充满了欢歌笑语。
 
  这两张照片是在新华社湖南分社担任社领导的同系81级师弟于磊焰用手机拍摄的。毕竟是新闻工作者,抓拍的镜头就是与常人不同,很有内涵,可令观赏者有多种解读。程同学似乎也很喜欢这两张照片,当即转发朋友圈,并加了两个字“点睛”:醉了!
 
  午餐后稍作休息,在省民政厅当过“一哥”的段林毅同学便吆喝大家一起在庄园走走。大家走走停停,用时两个多小时,才把庄园的轮廓看了个大概。程同学介绍说,庄园所在地离自己老家只有两里地,是以租用土地的方式来改造建设的,陆地面积100亩,水面面积300亩。在某高校担任校领导的同系79级师兄刘演林补充介绍道:“这个庄园一年的维护管理费就高达100万。”刘师兄携夫人——我们班的尹红同学不是第一次来庄园了,他的话我相信。
 
  还是看看同学及校友们现场拍的图片吧。
 
  
 
  下面这张水上划舟的照片,被公认为画面感最好的一张照片,乃段夫人的得意之作。
 
  晚餐时,东道主程同学要我和段林毅同学分别代表当年的班委和团支部讲几句话。一听代表班委,我就很自然地联想起大四开学时因谈恋爱被系领导强行撸掉班长职务以及程同学因同样原因被撤掉班体育委员的事情。我先是开展了自我批评,接着回忆了程同学当年引领潮流、敢为人先的一些故事,最后祝福程同学再接再厉,致力于将已经开拓出来的事业发展得更加兴旺。段同学则在回顾了同学情深的诸多故事后,对进一步加强同学间的沟通、增进同学情谊提出了期望。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晚餐时段始终充满着温馨和欢乐。
 
  晚餐后,程同学把大家带进庄园的歌厅。热身之后,开始飙歌。当年厕所里练出来的校园歌手程兴国同学,如今依然风采绽放;当年能拉琴会唱歌的段林毅同学,如今的男中音依旧唱得那么韵味十足;当年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中开口唱过歌的彭泽润同学,眼下能用高亢激昂的男高音把《青藏高原》演唱得如此轻松和酣畅;还有,第一次听刘演林师兄唱歌,那厚实且带点摇滚味的独特嗓音,着实富有较强的感染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段林毅同学的夫人胡大姐和郑年田同学的夫人龚大姐,都有一副好嗓子,她们的演唱,获得现场阵阵掌声。
 
  没吹牛吧?胡大姐的歌喉有以下视频为证。至此,我好像明白段同学当年的择偶标准了!呵呵😄
 
  30日清早,我们谢绝了程同学拟安排司机帮我们开车的好意,自己驾车一路南下。离别前,同学们一起在餐厅门口的路边合影留念。遗憾的是,此时彭泽润同学不知跑到哪里寻“花”问“柳”去了,打电话也不接。驾车离开约一小时后,彭同学发来信息,说他真的是考察庄园的花草和瓜果蔬菜去了。话又说回来,如果彭泽润同学当时在,10公婆的合影照就得变成12公婆照了,鬼精的程兴国同学当时可厚着脸皮将彭雅静同学拉到身边,那同样高情商的彭泽润怎么办呢?最有可能的搞法也许就是拉一个程家庄园的女服务员临时凑合凑合了。
 
  驱车800多公里抵达广州后,已是晚上8时许。和夫人在小区一餐馆用完晚餐后,便着手编辑这次同学聚会的信息。不知不觉,已到了午夜时分,只差几张等待天亮时再重新翻拍的老照片作插图用了。写到这里还说点什么好呢?想来想去觉得应该给这次活动的组织者程兴国同学说上几句感谢的话才是。但后来我又改变主意了,决定感谢的话就不说了,还是借用彭泽润同学前晚特意写给程兴国同学的那首诗作为本文的结尾吧。早就流行这样一句话: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程家庄园的庄主程兴国在同学们眼里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我想,答案说不定就是这样的:一百个同学眼中可能会有好几百个程兴国!因为,我不仅对彭同学在诗里对程同学的某些评价不敢苟同,就是对自己曾经有过的对程兴国的某些评价转眼间也不大认同了。我的眼中,竟然出现了多个不同的程兴国。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程兴国!我更不知道,如何评价现在的程兴国,才更为真实和客观!
 
  赏花,其实也是在赏人。程家庄园,恐怕我还得多去几次才行。
 
  附:彭泽润之《程兴国》
 
  程兴国
 
  一个同学,从洞庭湖
 
  来到湘潭大学,
 
  跟我同一个寝室。
 
  躲到山上谈恋爱,
 
  躲到厕所里唱他写的诗歌。
 
  毕业了,
 
  他向北,我向南
 
  走进大学课堂。
 
  课堂装不下他的诗歌,
 
  改革的大风把他
 
  带走,下海。
 
  用“芙蓉王”燃烧青春,
 
  被“酒鬼”缠绕灵魂。
 
  程兴国,
 
  你永远成不了商人,
 
  只是一个
 
  海边悲伤的诗人。
 
  (同学李建林漫画之二)